天残地缺传

深藏未出韬

首页 >> 天残地缺传 >> 天残地缺传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大魔头 一剑斩破九重天 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 仙宫 仙逆 超脑太监 天劫医生 武神皇庭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超级仙医
天残地缺传 深藏未出韬 - 天残地缺传全文阅读 - 天残地缺传txt下载 - 天残地缺传最新章节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 []

第306章 第一赌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沈明鉴见胡姬痛哭,也悲从中来,再度落泪。又过片刻,胡姬心情稍微平复,对沈明鉴道:“沈爷,目前这案子虽然了了,可我尚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二。”沈明鉴拭了拭眼泪道:“姑娘请讲。”胡姬道:“其实我和哥哥在坊间早听说北雁岭有这么个混血人的组织。其实他们声望并不差,隔三差五还做些救济穷人的事。而且收人极为严格,我哥哥去过几次,只因身负劣迹所以一直不能如愿。您说好好的一群人在几年里为何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沈明鉴叹了口气:“或许是权力的诱惑,或许是初心的丧失。人要学好千难万难,变坏可是一眨眼的事。可是……”他搔了搔头发:“我也觉得此时蹊跷。一个人会这么容易忘掉父母大仇而委身于权钱交易吗?”他略一沉吟道:“胡姑娘,这事我会进一步调查,你若想知道来龙去脉就到衙门找我。”胡姬点了点头,又说道:“沈爷,小女子该走了。我……我丈夫还等着我回家。”沈明鉴这才想起孤男寡女已单独在一起好半天,况且胡姬过去的身份让她很容易遭怀疑,便说道:“姑娘请回,我还要多待片刻。”胡姬道声万福便离去了。沈明鉴估摸着她到家了才起身离开。回到家里,老沈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感觉心中有什么事情。辗转到半夜,他索性不睡了,披上衣服来到安天司衙门。站岗的官差打着哈欠,昏昏欲睡,见副司长大人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伸手用力揉了揉眼睛。沈明鉴气不打一处来,冷冷道:“别看了,是我。”说罢也不理他们,径直奔中堂去了。过了好半天,官差们倒水的倒水,沏茶的沏茶,里里外外忙活一遍,终于把堂内收拾好了。沈明鉴道:“书记官何在?”一人出列道:“下官在此。”沈明鉴敲了敲额头道:“把谭司长一案的所有卷宗拿来我看。”“是!”那书记官是个办实事的人,片刻便捧来半人高的卷宗,放在案前。沈明鉴道:“你留下,按我说的查找文书。其他人可以退下了。你们呐,值班的时候精神点,在这么稀里糊涂的别怪我罚你们的饷。”官差吓了一跳,不过好在这回没事,于是一个个唯唯而退。沈明鉴便仔细的翻阅卷宗,他发现个事情——说不上有毛病,但似乎总有哪里不对。谭司长在某一个节点前后变化很大,在那之前经过他的款子总有去处,甚至可以说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可之后他便肆无忌惮的敛起财来,仿佛是只贪婪的貔貅。沈明鉴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认定其中必有问题。于是他和书记两人一前一后向交汇点摸索。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一封书信上。这封信是谭司长辛丑年十二月初三收到的,在十二月初五——也就是两天后,他侵吞了第一笔银子。也许秘密就在这信里。沈明鉴忽然没来由的一阵紧张,他打开信封,一张光洁的信纸忽然滑落出来。他打开一看,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你找到我了,对吗?”“这是什么意思……”沈明鉴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不是拿错了吧,谁找到谁?这没头没脑的……”正沉吟间,忽然一阵寒风入堂,激得沈明鉴一个冷颤。他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赶忙展平信纸。辛丑年距今已十年有余,这信纸怎能如此光洁?沈明鉴顿时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慌,这封信不是写给谭司长的,而是写给他的。“你找到我了,对吗?”老沈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心中不寒而栗,站起身大喝道:“来人呐,把府衙上上下下都给我搜一遍,看看有没有可疑之人!”众官差心里骂娘,对上司之命却不敢不从,把安天司衙门里里外外搜了个遍。除了捉到几只流浪猫外,便再无其他收获。沈明鉴却不敢让人撤走,在众人的团团簇拥下沉思起来。事件起点找到了,可终点在哪里?谭司长死前把一切钱款押在那个著名的“天下第一赌局”上,那幕后黑手会不会也与赌局有关?“会的!”沈明鉴不禁脱口而出。因为他深知无论任何领域,权力和金钱总是会最先涉足,天下第一赌局这样可以大赚特赚的场合定会吸引无数目光。也许其中就有这幕后黑手的。沈明鉴明白,这已经不是他凭自己可以解决的事件了。正月十五,明月从大梁皇都废墟上升起。十年前的今天,这里还在进行一场盛大的灯会,而如今却只有寒风呼啸,冤魂低语。每块烧焦的石头都像一张枯槁的脸,仰起头望着空中的明月。十年了,不知他们何时才能回家。正这时,天空中以银河分界,忽然划过一道白光,这道光中群星璀璨,如同被大风吹起的雪花纷纷飘落,空中响起悠扬的弦乐,刹那间芳华满天。云中忽然隐现出无数人影,层层叠叠,仪态万方。一个洪亮清越的声音说道:“诸神在此,邪魔退避!”与此同时,大地震颤起来,废墟中的石头突然活了一般跳起,落下。一道血红的沟壑撕裂开来,像大地的伤口。伴随着奔涌而出的岩浆,成群妖魔踏上人间的土地。没人能形容他们的模样,文字在他们面前早已失去力量。也许他们便是丑恶的本源。一个嘶哑而低沉的声音道:“天上的狗终于露头了,赌完这局大家伙儿可以好好聊聊。”神与魔,一天一地,相互对峙着。忽然他们不约而同的冷笑起来,片刻后这笑声却又戛然而止,双方手上都握紧了各自的兵刃。一场天地间最大规模的争斗似乎一触即发。正在这时,忽然有人咳嗽几声,说道:“大伙儿稍安勿躁,咱们双方本有合议在先,这次会晤绝不动粗。莫非有人想坏规矩不成?”众人纷纷望过去,只见是位仙风道骨的老头儿,头上戴一金色发冠。神仙们自然人得他,邪魔们却不认得,于是纷纷叫嚣道:“哪儿来的老鬼竟敢在此大言不惭?”众仙怒道:“此乃太白金星,尔等岂敢放肆?”恶魔们一听颇为不屑,纷纷说道:“哦,原来就是那个糊涂宰相,久仰久仰!”原来太白金星昔日曾奉旨招安一妖猴,却不想被那猴头两次反出天庭,直打上凌霄殿,横扫玉虚宫。其事犹历历在目,成了妖魔们最喜欢议论,神仙们却避之不及的话题。所以“糊涂宰相”四个字一出,必然会引发一场口水仗。神仙们早有对答言语,冷笑道:“什么妖猴,最后还不是归顺天庭,做了我们的一条狗?”妖魔们同样知道该怎么说,齐声道:“好不要脸!人家皈依的是西方佛祖,和你们这群废物有一文钱关系么?被打一顿反倒美化成了好事,天底下可实在找不出更无耻的人了!恶心……呸!太恶心!”“混账,你们骂谁?”“骂你们,怎样?”“好哇,老子今天剁了你……”双方越吵越凶,眼看就要开战,只听一个震荡天地的声音忽然说道:“够了!”这句话像惊雷在天空滚来滚去,仙、魔全都死死捂住耳朵。但见说话之人端坐在巨大的光环里,身高百丈不止,身影占据了半边天空。他背后的光华照得黑夜亮如白昼,连明月都失去光彩。见了这人,连不可一世的魔头们都要低头,说道:“见过老君。”原来此人便是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道门鼻祖。他缓缓说道:“我奉陛下旨意前来,监督天下第一赌局。此事乃神魔两界共同决议,谁若违反便是与众人为敌,在场之人均可杀之。明白了吗?”众魔头颇为不屑,可仍是勉强说了声:“知道了。”只是回答的有长有短,不甚整齐。因为他们知道,眼前这位是自己无论如何都得罪不起的。虽然没有证据,可人们有理由相信老君的八卦炉里藏着一座武器库。他只是拿出一根测海的定子,便能让妖猴打遍天下无敌手。可同样的,他把手镯扔出去同样能把猴头砸得骨软筋麻。妖怪们自忖没那猴子厉害,这点自知之明大家还有。况且老君和他们的渊源也颇深。原来魔界中人大多是通天教主门生,而通天教主又是太上老君的师兄,所以论辈分他们应当叫老君一声“师叔”才对。两军对敌,自降身价是不可能了,不过该有的礼数却不能少,无礼之人总是混不下去——无论是在神界还是魔界。太上老君对众人的表现还算满意,于是点点头问道:“千里眼何在?报那两人的位置。”云中站出一位独目神祗,向下望去,片刻后回禀道:“报老君,天残星自东向西行,据此还有一百五十里;地缺星自西向东行,据此亦有一百五十里。”老君一颔首,伸出手指向空中点了点。但见一白一红两颗大星分别从各自的方位飞向皇都上空。天穹中,留下了两道长长的星痕。太上老君道:“诸位都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天下第一赌局是神魔双方为消弭战祸而迈出的第一步,所以今天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他恰到好处的顿了顿,众神便不失时机的鼓起掌来,一时间场面相当炽烈。魔头却哼了几声,冷冷看着他们表演。掌声渐息,老君继续道:“用赌博代替战争,可以有效减少流血和杀戮,可以避免无数家庭破灭、无数人无辜丧命,可以说是一项巨大的进步……”神仙们又要鼓掌,老君却不耐烦的挥挥手:“得了得了,让我赶紧把词念完。为此我们要感谢双方——尤其是天庭在这项活动中做出的努力和牺牲……”他宣读了近半个时辰,千里眼忽然提醒道:“老君,两人各距此地五十里。”太上老君嗯了一声。忽然大声道:“开幕词就到这里,下面我宣布赌局的规则。”众魔头聒噪起来:“老君,谁没赌过钱吗?赌博还用人教?”“对,把你们自己人教会就行了,哈哈哈……”那人还没笑完,太上老君忽然一抬手指,但见一道金光激射而出。只听地上砰的声响,忽然多了片黑灰。魔头们立马不敢作声了。太上老君继续道:“其实咱们赌局的规矩和寻常赌局也差不多,同是买定离手后不得下注,多赌多赢,少赌少输。至于喜欢押谁么,那是他的自由,旁人无权干涉。”这话一说,双方都心照不宣的笑了。有种怪兽名曰饕餮。

它生性贪婪无比,什么都吃。无论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通通逃不过它的巨口。在遥远的洪荒年代把一切活物都吃得磬尽。

可它的贪欲仍得不到满足,转过身又将草木、泥土,乃至山峦江河填入口中。

大地上一片荒凉。饕餮忽然抬起头,望着高悬于青天的太阳咧嘴一笑。那笨拙的身躯居然腾空而起,飞到太阳旁边。

它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焦黄的獠牙狠狠啃去,光芒就此消逝。

饕餮如法炮制,把星月也变成自己的食物。随着它们逐渐熄灭,宇宙间只剩一片黑暗,饕餮终于没什么可吃的了。

但它还是那么饿,那么贪婪。它疯狂的搜寻着空荡荡的宇宙,尽管这里早已什么都不剩。

不,谁说什么都不剩?饕餮笑道。

不是还有“我”呢吗?

它一把拽过自己尾巴猛嚼起来,霎时间鲜血横流,牙齿撕咬着骨骼,咯吱作响。饕餮的身体越来越短,终于消失不见。

饕餮把自己也吃了。

那它真的死了吗?女孩儿问道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忧心忡忡的摇摇头。

“老板,有什么山货?”

中年人掀起门帘,熟络的打着招呼。

店里阴冷潮湿,玻璃门上生了层雾气,和脏兮兮的污垢混在一起,不住望下流,把收钱的二维码都遮住了。仅有十来平米的小店里摆着三张桌子——两张圆桌,和一张靠门的方桌。东北角的小柜子上供着关公,四周墙壁已被熏得黑黄。

《天残地缺传》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维昌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维昌小说网!

喜欢天残地缺传请大家收藏:(m.120weichang.com)天残地缺传维昌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重生之恃爱行凶 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 富婆租赁营业中 大道魔医 斗罗大陆外传唐门英雄传 荒岛求生之签到系统 官榜 真千金是满级天师[穿书] 从杰顿开始的奥特曼 我在豪门敛财百亿 掌珠 都市之硬汉奶爸 斗罗大陆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娱乐之神级供应商 穿成病美人帝师后 万千宠爱[穿书]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影后有堵墙(GL) 暗黑系暖婚
经典收藏 第九星门 万界永仙 佛说不可曰 西游之开局就举报 武神皇庭 鲲鹏之吞噬万界 大魔头 独步天下 超可靠的洪荒小师叔 终极大武神 仙府之缘 我在天庭朝九晚五 九品仙路 超级融合 我沉睡到了西游 仙界走私大鳄 方士的炼金攻略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 飞剑问道 逃出仙界
最近更新 我沉睡到了西游 我在天庭朝九晚五 都市魔尊奶爸 妖女哪里逃 赝太子 先生又要逃跑了 玄幻模拟器 武谪仙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聊斋之问道长生 修仙真不是人干的事 仙友你不讲武德 御九天 这道题选B 仙师无敌 仙侠:开局先刷十年阅历! 山海八荒录 戏鬼神 从兰若寺开始修仙 造化之门
天残地缺传 深藏未出韬 - 天残地缺传txt下载 - 天残地缺传最新章节 - 天残地缺传全文阅读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