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残地缺传

深藏未出韬

首页 >> 天残地缺传 >> 天残地缺传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氪金成仙 霸天武圣 仙侠:开局先刷十年阅历! 侠不曾亡 天劫医生 超脑太监 穿越封神之我为袁洪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道君 西游之大道宝瓶
天残地缺传 深藏未出韬 - 天残地缺传全文阅读 - 天残地缺传txt下载 - 天残地缺传最新章节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 []

第305章 惊天阴谋(十)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沈明鉴仿佛一眼便看穿了司长心中的疑惑,说道:“大人,我没有骗你……”说罢他抬起手指在自己眼睛上轻轻敲了敲。这个动作如同晴天霹雳般点醒了司长。他直到这时才想起自己本是个混血人。混血人的一双红眼,是无论如何都难以遮掩的。沈明鉴继续道:“大人,凤凰槿一物有毒,在天庭禁运之列。如果卑职猜得没错,像你这么谨慎的人不可能把它带在身边。换言之,你需要回到黑云肆才能给眼睛染色。你可以做到一路上不被人发现吗?只怕连宁神司的大门都出不去吧。”一向强势的司长在逼问下居然哑口无言。“还有……”沈明鉴完全不给司长仔细思考的时间,只是略作停顿便继续道:“现在的时间是上午,一天中公务最繁忙的时刻。朝廷每天颁布的政令往往会在这个时间段里下达到宁神司。也就是说,可能在下一刻就会有传令官破门而入,向您传达指示。属下的汇报您可以不听,也可以让他们暂且候着。可是您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传令官。大人,您不能杀我,因为会使得事情败露。您又不能一走了之,那样死的更快。现在的情景对您极为不利,您已经被逼入绝境了!”“什么!”司长的脸色变得惨白。“我谭某将众天神都玩弄于鼓掌之间,居然也会被逼入绝境?这……这不可能!”沈明鉴冷冷说道:“大人,这当然是可能。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依卑职看来,这结果岂止是‘可能’而已;而应该是必然的。您做了那么多的恶,报应也该到了。”司长脸色一变,双眼中的红光变得更加疯狂。“姓沈的,就算今天是我的末日,我也要拉着你陪葬!”沈明鉴哈哈一笑:“我就知道您会这么说。不过不得不承认您抓住了问题的要害——我沈某人还不想死,还希望可以多活些日子。所以我为您准备了一个可以两全其美的办法。”司长失声问道:“真……真的吗?莫非是你不再追究此事了?”沈明鉴摇摇头:“就算我这么说,您敢相信吗?况且我朋友的大仇未报,沈某是绝不会就此罢手的。”“那你究竟要怎样?”司长恶狠狠的问。沈明鉴一笑:“很简单,打个赌而已。赌命。”司长沉吟片刻,门外响起一阵阵急匆匆的脚步。沈明鉴说得对,每一刻别人都有可能进来。若是被他们看见这场面,自己的一切可就真的毁了。所以即使明知这姓沈的不怀好意,他也只得硬着头皮赌一把。于是他说道:“好,我就听听你有什么鬼主意。不过你可想明白,我随时都能杀人。”沈明鉴道:“那是自然。沈某平生最爱惜的就是这颗脑袋,可不敢随便拿它开玩笑。大人,卑职说过无论您如何栽赃嫁祸于我总会留下破绽。可您却忘了一种天衣无缝的办法,那便是沈某自杀。”“自杀?”司长疑惑道:“你肯自杀?”沈明鉴叹了口气:“当然不肯,不过您若把现场伪装成我自杀的样子,事情便简单多了。到时你可以模仿我的笔体写封遗书放在我衣服里来阐明我自杀的理由——当然随你怎么编都可以。别人调查时纵然有疑点,却也无法给你定罪。据我所知,天庭还没有昏聩到仅凭怀疑就可以让一个人做囚犯。你说对吧?”听了他的话司长狞笑起来:“法子不错。只是不知阁下肯不肯配合?”沈明鉴道:“我当然不肯。其实您也知道,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伪装。刀肯定是不行了,用这把小小的拆信刀自杀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唯一可行的办法只有一个:自缢。”司长道:“沈明鉴,你莫不是在消遣我?扼死和自缢的区别极大,寻常仵作都能看出端倪,你怎么能说这法子可行呢?”沈明鉴道:“扼死当然不行。勒死却可以。勒死的状态和自缢最像,唯一的区别是自缢借助的是死者自身的重量,当其全都集中在喉咙一点上时,会压迫着死者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吐出舌头。也就是寻常说的‘吊死鬼’相。如果勒杀者手法高明,采用背部吊起的方式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但是……”司长听得几乎入了神,失声道:“但是?”沈明鉴笑了笑:“但是您缺少工具:一根绳子。”此刻司长几乎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了,机械的答了一句:“对,我的确缺少根绳子……”沈明鉴道:“巧的是,我有。”他忽然摸出块殷红的绸子摆了摆。这是那块沾满于给事鲜血的白绫。它很轻,很薄,针脚却相当密实,足以勒死一个没什么武功的通判。它既已沾上了于承泽的血,又何妨再沾上另一人的血?它是上天送来的礼物,轻飘飘的横在司长面前。司长仿佛看到希望,伸手去抓。却不料沈明鉴一撒手那块绸子倏的向远处飘去,落在十步开外的地方。司长心神恍惚,站起身便去拾它,沈明鉴趁此机会拼命爬向门口。司长幡然醒悟,立即一个箭步赶回来,牢牢抓住沈明鉴后衣领:“姓沈的,你还敢逃吗?”不料一向唯唯诺诺的沈明鉴居然哈哈大笑:“大人呐大人,我都快死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我说的赌局指的就是这种情形。您要去捡绸子,就必须放开我,给我逃跑的时间。我逃掉了你自然是身败名裂。可我若没逃掉,你便大可用那绸子将我勒死,然后继续行贪赃枉法、谋财害命之事。这不是很公平吗?”司长忽然察觉到一丝恐惧,他打了个冷战,自言自语道:“输了……身败名裂吗?这代价太大了吧?”沈明鉴摇了摇头:“你错了,大人。这代价非但不大,反而是太小了,想想看吧,你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手上沾满多少鲜血?这世上若有天理,你哪怕是死一百次都赎不了罪。而现在呢?你只需要赌对了便可以继续逍遥法外,让鲜血涂于草莽,正义不得伸张,沉冤难昭于天日。世上还有比这再划算的事情吗?你这懦夫,快松开手,堂堂正正的和我赌!”司长惊恐的呼道:“不……我做不到!”说着疯了般扯住沈明鉴的腰带向后拉去。他竟要以一己之力把沈明鉴也拽到绸子旁边。可不料沈明鉴居然纹丝不动。这个矮小的文人此刻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力气,死死扣住地上的石板,指甲上的鲜血仿佛寒梅怒放。司长无论如何也难撼动他分毫,情急之下抬腿便踢,怒吼道:“松开,你这混账!”沈明鉴不久前刚挨了一顿揍,现在又受到拳打脚踢,旧伤钻心的疼痛。可他强行忍住,大声道:“告诉你,仙药坊的孙郎中给我瞧过,我身上的每处伤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你若再踢,就算赌赢也难解释了……”司长望了望绸子,又低头看了看沈明鉴,忽然怪叫一声撒腿跑出去。这一刻他仿佛记起当年和爹娘逃难时的情景。那是一条黑漆漆的路,他根本不敢往前看,所以只能想象着路的尽头有一个坚固而温暖的房子,那里面没有恐惧,没有困惑,更没有震天的喊杀声和烧向天边的火。那里是他的家。可忽然房子飘起来了,变成一条沾血的白绫。它飞舞着,身姿曼妙,如同一只白鸽,又像是仙女的水袖。它离他是那么近,那么触手可及。司长不禁流下眼泪,为了它,自己追寻了多少年啊。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但白绫仿佛擅长拨弄少男心弦的女子一般再次从他手边溜走。司长已经记不得赌局了,他眼中只有心爱的白绫。他又向前跨一步,忽然发觉自己站到了大堂中“明镜高悬”的牌匾下面。那四个字像是发怒了,横竖撇捺全都剑戟般张开,怒发冲冠,睚眦欲裂。大匾抖动几下,带着沉重的风声向下砸来。司长一惊,纵身躲开,与此同时左手探出,终于将白绫捉住。至此,他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长长的出了口气。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身旁的景物变了。四周雾气沼沼,全然分不清东西南北。他忽然记起自己还要勒死沈明鉴,心中蓦然一惊,几个箭步蹿回原先的位置。沈明鉴依然趴在地上,几乎没怎么动。司长冷笑道:“看你往哪儿跑?”说罢迎风一抖白绫,飞快绕过沈明鉴的脖子,然后双臂叫力道:“死!”他感觉浑身充满力量,从未像现在这般自信。只听得嘎嘣一声响,什么东西断掉了,然后轰然坠地。司长不禁一愣,这听上去不像是脖子能发出的声音。他赶忙俯下身看了看,哪有沈明鉴的影子,官服下分明是一块生满青苔的石碑,上书三个大字“忘川河”。“忘川河?这是哪儿?”司长不禁喃喃自语道。“我不是在公堂上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他举目四顾,忽见水波纵横,一叶黑色的扁舟徐徐行来。小舟上的摆渡人好似骷髅般枯槁,肩头落着几只膘肥体壮的乌鸦。乌鸦碧油油的眼睛正盯着他。这人说道:“走,我来接你渡河。”司长恐惧的摇了摇头:“滚开,我哪儿也不去!”船夫叹了口气,不再言语。可他肩上的乌鸦一阵呱呱的鸣叫,然后冲天而起,直奔司长而来。司长脸上的皮肉瞬间被啄得精光,他撕心裂肺的哀嚎起来……大堂中,沈明鉴站起身,只见“明镜高悬”的牌匾将司长的头砸得稀烂。此刻他双腿一蹬,再不动弹了,手中兀自紧紧攥着那块染血的白绫。司长死了,一个重大的阴谋浮出水面,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这个人欺上瞒下,勾结魔界,用种种手段获取大量钱财。在天下第一赌局中他为了牟取暴利,居然挑动天罗神加害代表天庭出战的天残星。事虽不成,然而罪恶之深实在已到了引发公愤的地步。经过众神一致裁决,雷火二神将他的尸首置于刑天石上,重锤八百砸成飞灰后扬到轮回之中。挫骨扬灰,论仇恨之深已是极限。可司长最大的罪名居然不是如何害人、如何贪赃枉法,而是试图操纵赌局。面对这种结果,沈明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可无论如何,元凶伏法,挚友大仇得报,一桩心愿总算了了。清明时节,沈明鉴离开安天府衙门,携一壶浊酒,三两花生、半斤蚕豆,来到黑云肆外一座孤坟前头。他本以为只有自己一人会来,却远远望见一名妇人的身影。沈明鉴走近一看,居然是胡姬。她的装扮、神态和风韵全变了,明显是个新婚不久的少妇。沈明鉴轻声唤道:“胡姑娘……”胡姬猛一回头,忙擦了擦眼泪,低声道:“沈爷,您来了。”沈明鉴点点头,盘膝坐下。胡姬沉默着摆上杯盘,为老沈和一只空杯各斟满酒。沈明鉴哽咽道:“小于,兄弟来看你了。”说罢眼泪滚滚而落。天空忽然飘起雨点,老天似乎也在哀悼。沈明鉴饮了几杯后,忽然问胡姬:“胡姑娘,你嫁人了?”胡姬局促的点点头:“回爷的话,正是。我家那口子是个行商,不嫌弃我出身低微,也不在意我的过去。今日我来祭奠于公子也是和他说过的……”沈明鉴点点头:“那挺好的,祝福你。”胡姬叹了口气道:“沈爷,你别怨我。胡姬不是朝三暮四之人,当初案子告破之时本想着以死明志,随于公子去了……”沈明鉴道:“这是何必!”话音未落想到兄弟若没死和这姑娘也是一对璧人,心中的伤感不禁增添了几分。胡姬道:“不怕您笑话,我当时真是这么想的,可后来又记起于公子一句话,便……便不想死了。”“什么话?”沈明鉴问道。“他……他说希望看见我好好活着!”言讫,胡姬再止不住悲伤,嚎啕大哭起来。

喜欢天残地缺传请大家收藏:(m.120weichang.com)天残地缺传维昌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她的信息素 言欢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大秦神级选择 篮坛之锋芒逼人 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钓上一只冥界少女 私人助理 今天起做钢铁猛男 稳住别浪 无敌大佬要出世 龙图案卷集 重生之恃爱行凶 快穿之怎么打赌总是输 禁区之狐 一胎六宝:孩子妈是女神讲师 警界之神 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 都市之硬汉奶爸 星际之神棍治疗师
经典收藏 仙界走私大鳄 武侠超级密探 紫府仙缘 神雕仙途 灵风仙途 超级融合 佛说不可曰 未来军医 道长去哪了 逃出仙界 我从凡间来 混完西游才出世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纯阳 修仙防沉迷系统 九天 极道天魔 九品仙路 从洪荒穿越万界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最近更新 我沉睡到了西游 你真是个天才 我有一支陆战队 道长去哪了 玄浑道章 凌天剑神 仙友你不讲武德 剑履青云 魔道八荒 大梦主 玄天龙尊 赝太子 西游之妖皇崛起 洪荒之混沌大帝 仙宫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西游之大道宝瓶 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 开局楚霸王 先生又要逃跑了
天残地缺传 深藏未出韬 - 天残地缺传txt下载 - 天残地缺传最新章节 - 天残地缺传全文阅读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